新晉女攝影師 Miss Bean

missbeanbean01

編按︰年輕、女性、相機,這個組合在今個年代並不是新奇的事情,不過假如你也遇上 Miss Bean,大概都會認同,她能夠這麼年輕就踏入職業的領域,而且感覺拍攝出來的作品,也相當有味道的話,那總不是容易的事情呢。今次我們邀請了 Miss Bean 進行訪談,分享一下她的創作心得。

問︰請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及為甚麼會開始攝影呢?

答︰我本身是一位讀設計的學生,今年剛剛畢業。而開始攝影,是因為讀中學的時候,有同學送了我一部 Lomo 相機,當時很隨意的四處拍照,後來就開始想有自己的創作。

missbeanbean02

問︰為甚麼作品會是以人像攝影為主題呢?

答︰我拍攝的人像,主要都是一些年輕,或是年紀與我差不多的女孩子,因為我覺得攝影就是反映自己的一種創作,我喜歡從她們身上,拍攝出自己的感覺。另外,現在很多作品都沒有加上文字,而是讓觀眾自己來詮釋,這個很有趣的,因為會看到很多自己都未必察覺的感覺出來;不過,日後也打算會以文字去豐富自己的看法,但要等文字的靈感出現呢。

missbeanbean03

問︰你現時是用甚麼相機的呢?

答︰我對於菲林或數碼都沒有特別看法,但用菲林就個人而言比較舒服,所以一直在用 Minolta 和 Hasselblad。

missbeanbean04

問︰你是怎樣開始接到攝影工作的呢?

答︰其實當時還未畢業,但由於已經累積了一定作品,然後設立了個人網頁及 Facebook 頁,作品被不同人分享過後,一些工作就自然來找我了。通常他們是看到了我個人的作品,覺得感覺對了,然後就會找我拍攝。
missbeanbean05

問︰你是怎樣找不同的女孩模特兒拍攝的呢?

答︰她們大多數都是在網上認識的,我先會去觀察她們的作品、個人訊息,甚至會跟她們聯絡傾談,感覺適合的話,就會相約出來拍攝。個別一些也會保持較長合作關係,而放雜誌的話則需要多找不同對象。missbeanbean06

問︰有遇過甚麼特別的模特兒嗎?

答︰第一次替雜誌封面拍攝時,對象是藝人謝安琪。通常不少藝人都要求即場看到拍攝效果才會收貨,但由於我是用菲林機,所以都擔心會否有問題,因為不能即時看到效果嘛。但想不到她本人和公司也很信任我,所以拍攝也很順利完成,出來的效果亦很理想。missbeanbean07missbeanbean08

問︰你最喜歡哪一輯作品呢?

答︰應該是「穿 Fuji 的女人」,這不是電視廣告那輯,而是以相同概念拍攝的廣告照片。當時我正在修讀關於哲學的科目,而這個拍攝項目其實涉及「存在主義」,是我感到興趣的題材,加上作品也具很深層次,關於人的 inner self,所以我都很喜歡。

missbeanbean09

missbeanbean10

問︰如果有師弟妹希望跟你走同樣的路,你會有甚麼建議呢?

答︰我認為他們應該要「做自己」,因為很多人喜歡看別人的作品,然後模仿,但他們卻不懂得走出來,結果拍不出屬於他們的好作品。所以要進行創作,必須要忠於自己的感覺和愛好。

下圖為 Miss Bean 個人照片︰
missbeanbean11

〔街頭攝影師訪談〕周志輝

R0012211-L

 

 
街頭攝影師訪談系列,本篇要跟大家介紹的攝影師叫做「周志輝」,出生於香港,目前定居美國。這位攝影師是我前陣子在網路瀏覽一些街頭攝影作品時無意間看到的,看過很多街頭攝影的作品後覺得大致分兩種,一種是紀實型,用照片純作記錄,在構圖上不會有太多琢磨,以畫面中的故事為主,另一種是創作型,以街頭的畫面當底,透過後製及刻意的構圖變成比較偏向創作的影像,我覺得周志輝的作品在兩者之間,他藉著街頭實際的模樣並透過構圖拍攝出很有詩意的畫面,每張照片的光影,構圖及張力都很棒,值得細細慢慢的欣賞。

請介紹一下你的背景

我是周志輝,成長於香港。大學時代於美國 求學,畢業後定居於美國。對於攝影的興趣要追遡到小學的時代。當時母親是繪畫興趣班的導師,舅舅也是從事室內設計的行業。耳濡目染,再加上當時美術科老師的鼓勵,對繪畫開始產生興趣。但這只維持一段很短的時間,很快我便發現自己沒有太多創作上的天份。往後中學,大學和出來工作後也再沒有接觸過關於藝術這方面的東西。二〇〇九第一次接觸攝影,透過取景器來看這個世界,把線絛和圖形重生的組合, 讓情緒投射在影像,希望讀者能透過相片看到我的想法,或引伸不同的聯想。
R0012425-L

The Americans (暫名) 是一糸列以街拍為基礎的相片。光明之下有陰影,黑暗之中有微光,人生不會只有永夜,只有最漆黑的夜空,才可以見到閃爍繁星。無論你身處的社會有多不公平,政府有多麼腐敗,或許你不能改變這個荒謬的世界,但你卻有能力改變你自己。
R0012211-L (1)

街頭攝影對你的意義?

對於街頭攝影的介定有點模糊,Candid(坦率,不做作的)應該是較貼切的形容詞。我想Candid就好像帶畫板出外素描一樣,比較需要的是良好的觀察力,對週遭事物敏銳的觸覺。但這些對我來說並不重要,我不希望把創作局限於一個空間。無論是旅遊,風景,人物,抽像等各類型,只要是生活上會遇到的,都會成為我的題材。

DSC00773-L

12-L

為什麼喜歡街頭攝影?

街頭攝影能給我一個較大的創作空間,其次是不用什麼器材或道具。穿梭於橫街小巷也是最容易去了解一個陌生的城市。

R0013693-LUntitled_Panorama1-L

你如何形容自己的攝影風格?

我不是讀藝術出生的,攝影年齡只有三年,家中更是一本關於這些方面的書籍也沒有,所以對於有那些攝影風格我都不太曉得。我心目中的風格並不是一種手法,色調,甚或是相機的品牌。我認為風格是建立於自身的思想,每人都應該能獨立的去思巧,讓別人從作品中認識到自己,把自己的想法投射在影象上才能擁有個人風格。至於型式上的手法,則能吸引讀者觀看的興趣,兩者應該作出適當的平衡。在型式上我還是不斷作出不同的嘗試。

4-LDSC_1708aaa (2)-L

最喜歡的街頭攝影師, 為什麼?

就好像聽歌一樣,能打動我的都是好歌,我不會太在乎誰唱的。平常也是透過500px或Facebook的攝影群組等平台來瀏覧其他人的作品。看到有啟發性或喜歡的照片便標籤起來,所以基本上每個人都是我學習的對象。其他知名的攝影家的作品反而比較少留意。我不太想受到他們的影響,看太多反而成為束縛,自己去摸索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R0013786-LR0012231-L

最滿意的一張作品是哪一張?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我倒沒想過那張作品特別滿意,不滿意的反有很多。我甚至不太知道自己喜不喜歡攝影,現在還是不斷的摸索與嘗試的階段,看看自已在這方面的能力與界限在那裹,或許有一天發現再沒有進步的空間便會離去。所以我看到的只有自己作品不足之處。

R0012264-L

街頭攝影時遇過的困難

在洛杉磯街頭攝影的困難應該是洛杉磯街頭根本沒什麼行人吧!除了Downtown, HoIlywood和Santa Monica等有限幾個地區,你看到的只有車潮。街道的規劃也過於整齊,欠缺了一種大城市的凌亂美。其次就是安全性的問題,行走在Downtown的街道絕對比美國宣稱的邪惡國家好不上那裹,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整條街都充斥流浪漢,遠遠便能閒到惡臭,不難發現地上的針筒,晚上更會看到一個個蓋起的帳篷, 變成一個無人敢進去的地帶。至於其它到過的城市,印度是攝影的天堂,好像每秒都會有有趣的事發生。北京的橫街小巷值得溜漣,感覺真實而充滿生命力。台灣的街頭感覺親切,隨便一個路人也能閑話一會。R0012139-L

街頭攝影時遇過的趣事

最有趣應該是讀者看到作品時的不同想法吧!其次是回想攝影初期背著沉重的腳架去街拍也頗為有趣。

R0011408A-LR0011951-L

對想要開始街頭攝影的朋友說的話

想拍便拍吧!勇於去表達自己的想法,學習表達心裡的感覺,透過鏡頭認識別人,也讓別人了解自己。

R0013266-L

不拍,才是攝影最難的技術

這是一堂我沒有看過人分享,但深深認為很必要的一堂攝影課程,就是「克制攝影欲望」的重要。

當拿起相機的時候,攝影者的臉是被擋住的,攝影者的身分是無私的,這是很大的權利,沒有控制好自己的欲望,很容易被這權力所迷惑。

雖然這是一個「攝影是基礎人權自由,藝術創作,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的時代,攝影者一樣會受到法律與道德與論的規束。而當一個攝影者不小心克制不了自己的行為,攝影這圈子其實不會給人第二次的機會的。

jt01

有時候不需要卡位,可以用構圖補強。

 

 

這兩年網路上開始爆增著「侵犯他人肖像權的攝影者」、「阻礙婚攝拍攝的高手」、「違法到不該拍攝的地方拍攝的大師」、「偷人照片」、「冠軍做假」等新聞照片,揭發一些攝影者為了拍出好的作品而產生出來的爭議。說穿了就是以暴制暴,「你行使你的攝影自由權利,我也有我的自由來公布你的問題。」

老實講我其實還滿能認同這樣的行為,倒不是說我認為以暴制暴很好,只是相信攝影的普遍化與規範是全民問題,而在一個穩定的共識產生之前,勢必會產生出摩擦。而這階段結束之後就是更好的攝影風氣。

初學攝影的時候,我曾去上海拍過東方之珠下的乞丐,配合中國經濟竄起卻貧富不均的爭議,冷暗的修圖色調,我認為那就是一副「有深度的作品」。在成為正式婚禮主攝與指定側拍之前,也曾因為「想拍出不輸婚攝的作品」而造成職業人員工作的不方便。這些我認為是某些攝影者必經的錯誤攝影之路,只是鮮少有人提起這一段過程應該要如何去面對。

「他人的不幸」與「社會現象」,如我所拍過的「東方之珠下的乞丐」都是很具衝擊力的攝影題材,但假設沒有相對應的理念或是付出,則也很容易被詬病為「消耗他人」。想要取材,有其他的更好的方法,例如社會上許許多多的義工,或是公益團體,都可以用上攝影者的技術與渲染力的協助。不論是嚴長壽先生的公益平台或是國際志工ELIV,打個電話問問看是否有地方可幫忙,在我經驗之中,大家聽到這樣的想法,都是很開心與樂於討論的。

婚禮雖然是很好練功的地方,但也很容易意外的搞砸親友人生大事的照片。假設對自己的攝影功力真有自信,大可以跟新人提說想挑大梁拍攝。當個賓客拍10次婚禮學的沒有當指定側拍一次多,當10次側拍也不如當一次主攝,真心想精進,就去爭取這機會。不論是新人還是當日的婚攝,聽到親友賓客禮貌性的說想要協助拍攝,大多也是開心的。畢竟誰會不喜歡有好相處的幫手啊?會有爭議的大多是不請自來的高手(而現在這些人又常被PO到網上攻擊)。其實事情很容易可以兩全其美的。

jt02

 

真的想拍婚禮,跟新人說一聲就好。

 

同樣的例子太多太多。不需要「偷拍」,因為可以互動後拍攝。不需要冒犯人去「卡位」,因為有「取角」可以修飾。君子斂財,取之有道,攝影不需要走歪路。具爭議性的取材方法得來的作品,其實像是個未爆彈,感覺上好像走了個捷徑,其實事後可能會摔得更慘。如同攝影比賽貼圖做假很簡單,但被發現後在台灣這領域就沒有容身之處了。

jt03

 

其實不需要偷拍,跟人打聲招呼,很多人都很樂意被拍的。

 

好的照片總是有機會照到,但名聲卻是一次就沒了。

克制自己不受誘惑而做出後悔的事,才是攝影真正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