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2

新代機械人能思考有感情


2012
08.11

(美國20日訊)機械人技術大躍進,不但能像真人走路、跳舞和說話,現在還能獨立思考、有感情!

美國著名設計師漢森歷時3年成功創造出機器人Bina4 8,她擁有黑人女子的樣貌,懂得說笑、念詩、能獨立思考和擁有情感,是科學家至今研製出來的最先進的類人機械人。

漢森是受非牟利私人科研基金TMF委託,創造這個造價12.5萬美元(39.4萬令吉)的機器人。Bina 48的樣貌是依照TMF主席的同性伴侶羅斯布拉特的模樣而製造,雖然只有頭、頸和肩,但栩栩如生。

Bina 48最獨特之處,是她可輸入某一個人的個性和記憶,做對方的替身,接受訪問或教學授課。作為Bina 48的監護人,TMF行政總監鄧肯,過去2年幾乎每天都跟Bina 48聊天,他說,彼此已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好友。

 


 

Bina48如真人 

臉部皮膚是用漢森的專利發明矽橡膠彈性物質Frubber所造,配合小型馬達操作,可做出沉悶、快樂、累透等各式面部表情。

“腦袋"是人工智能資料庫,上載了羅斯布拉特早期受訪逾20小時的錄影內容,當中涉及由她童年至成年後回憶、信念和感受。若不是打開後腦的拉鏈,露出電線,驟眼看還以為Bina48是真人。

新加坡研究員探討將科幻變事實‧激光吸回物體或成真


2012
08.11

(新加坡2日訊)科幻電影中的主角雙手射出光芒吸住物體;飛碟底層的光源將外星人“傳送回”飛碟內,這種種場景說不定會在未來成為事實。

新加坡國立大學電子與電腦工程系的一組研究員,目前正在對以上“奇怪”的現象進行研究,探討可如何將科幻轉換為現實。

領導這個6人團隊的電子與電腦工程系助理教授仇成偉(31歲),昨天受訪時說,他是個《星際爭霸戰》(Star Trek)迷,戲裡一個角色的口頭禪“斯科提,把我傳送上去!”(Beam me up, Scotty!)讓他印象深刻,也促使他對“beam me up”這個反物理的現象深感興趣。

仇成偉說:“至今所有的激光都只能推動物體,不能拉回物體,因為當光打在物體上時,光會反彈回來,而物體為了平衡彈回的光子,會朝反方向移動,因而形成了被推走的動作。”

“所以我在想,可以如何讓光打在物體上時不會反彈,而是會繼續向前,這樣一來,物體因會朝光子反方向移動的緣故,便能順利被拉回。”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仇成偉,促使他在去年六月下定決心要就此展開測試。

他與團隊經過近十次不同光源的測試後,終於發現圈形的光,即貝塞爾光束(Besselbeam)可做到這點。

“我們根據物體的尺寸,調節激光的強度,並將它調製成塞爾光束。當這一圈一圈,而非直線的光打在物體上時,它的光子會繞著物體移動,將它圍住後,便能把物體給吸回來。”

在紅血球進行測試

為了證明他的想法正確,他與團隊在紅血球上進行測試。

因為紅血球是細胞的緣故,他們並沒有照射太強的光源,以免破壞細胞。

但即便是在這小小光源的照射下,也足以使得紅血球的表層“凸起”,彷彿被“吸住”般,這證明了仇成偉所提出的理論是正確的。

他的這個理論已在去年11月,發表在美國物理學會出版的高水平學術期刊《物理評論快報》(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整支團隊也在上個月發表了另一篇相關課題的論文。

目前,這個小組正在與國大生物工程系合作,計劃在納米顆粒上進行測試,通過向納米顆粒照射更強的塞爾光束,將顆粒被“吸回”的移動更顯著。

舒淇微博傳情‧“Dear”稱呼馮德倫


2012
08.11

(香港10日訊)舒淇與馮德倫上月被傳愛火重燃,秘密拍拖遊東京,更有傳馮德倫在當地向舒淇求婚,好事近。馮德倫昨日38歲生日,舒淇不避嫌在微博大方送上祝福,更以“Dear”(親愛的)稱呼他,似暗示兩人的親密關係。有粉絲好奇問兩人是否一齊?是否正式公開戀情?

不避嫌
祝賀38歲生日

36歲的舒淇是圈中的“黃金剩女”,不怕遭人嫌話。她與馮德倫於1997年拍《美少年之戀》傳出緋聞,有指早前舊情復熾。上月中兩人被目睹穿情侶裝遊東京,雖然舒淇解釋是與母親去旅行,馮德倫則說去為電影《太極》做音樂,但之後再被發現拍拖返港。

兩人未對緋聞回應,不過昨日馮德倫生日,舒淇於中午時在微博留言祝賀,稱他為“親愛的”,還大讚他才華洋溢,盡顯欣賞之情。舒淇寫上:“Dear:生日大快樂喔!願你心想事成事事順心,才華洋溢!”李冰冰亦轉發她的微博祝賀:“德倫,生日快樂!幸福開心!期待新作《太極》!”

舒淇與馮德倫的戀情漸漸浮面。

大馬結束倫敦行平最佳


2012
08.11

(英國‧倫敦10日訊)激動人心的倫敦奧運會賽事已逐漸步入尾聲,但在最後一日的閉幕式前,大馬代表團所有選手在週五就已提前結束征本次倫敦之旅,總結大馬選手在本屆奧運會的表現,只能用“不滿意”來形容,因為大馬仍無法贏得史上首枚奧運會金牌,僅靠羽球一哥李宗偉和新跳水公主潘德莉拉奪得1銀1銅,但總算追平了1996年亞特大奧運會的最佳成績。

第一金仍遙遙無期

大馬選手在倫敦奧運會的整體表現不佳,沒有達到賽前預定目標,只有李宗偉在羽球男單決賽一度看到奪金希望,但他即使拚盡全力,最終還是“銀”恨而歸;其他項目則除了跳水跳出驚喜奪得銅牌,全都讓人失望不已,一些選手即使偶有佳作,也不足以帶回奧運會獎牌。

大馬自1956年首次參加奧運會以來,56年來至今還未能拿下一枚金牌,如今倫敦奧運會已結束征程,大馬最快也要再等四年才能實現夢想,而以大馬選手目前的情況,未來四年在傳統優勢項目如羽球必須要再提昇才能突破,可以預見大馬史上第一金仍遙遙無期。

羽球只靠一哥

大馬在歷屆奧運會中,只曾在羽球項目奪得獎牌,最佳成績是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的男雙銀牌和2008年男單銀牌,今年依然要靠李宗偉再度拿下銀牌,並在跳水取得重大突破,旗手潘德莉拉贏得大馬歷史上首枚跳水獎牌,才沒有空手而歸。

羽球是大馬人最關注的項目,也是所有國人的希望,但在六名球員中,只有男單李宗偉晉級決賽表現出色,只可惜大馬與金牌還是以兩分之差擦身而過。

古陳後勁不續

“鑽石組合”男雙古健傑與陳文宏止步半決賽,在銅牌戰同樣告負,表現不佳,最終落得奧運會後分道揚鑣的結局。

賽前豪言欲奪得獎牌的混雙組合陳炳順與吳柳螢更是三場小組賽不勝無緣複賽,表現不及格;與世界水準仍有差距的女單鄭清憶,能拿下一場小組賽,收穫寶貴的參賽經驗。

大馬羽球隊沒有帶回金牌,一枚銀牌不能改變沒有達到目標的現實,而且大馬在四年後的奧運會可能不再有宗偉的助陣,在四年內栽培出新人刻不容緩。

跳水奪牌創歷史

大馬跳水隊近年來進步神速,晉身東南亞跳水國王,大馬泳總更信心十足地放眼創造歷史奪得大馬首枚奧運跳水獎牌,最終由潘德莉拉爭氣地奪得一枚銅牌,可惜兩枚獎牌的目標落空。

潘德莉拉在女子10公尺單人跳台闖入決賽並在列強環視下搶下銅牌創造歷史,是大馬在本屆奧運會最讓人驚喜的選手,這也是大馬在奧運史上除了羽球以外的首枚奧運獎牌。

雙人項目表現不盡人意

大馬原本寄望在雙人項目奪牌,但美女梁敏儀與旗手潘德莉拉、男子名將黃強與布萊恩均在最有把握的女子10公尺雙人跳台和男子3公尺雙人跳板沒有表現出最佳水平,無緣三甲。

在個人項目,最後一次征戰奧運會的楊健立在男子3公尺單人跳板和闖入決賽,已創造了最佳成績,本屆奧運會前,大馬從未闖入水決賽。

腳車奪金一廂情願

大馬“袖珍火箭”阿茲祖在腳車麒麟賽闖入決賽,但只排名第6位,賽前被看好奪得獎牌卻最終失利,金牌夢可能只是大馬人的一廂情願,因為大馬選手的實力與歐洲選手還有差距。

其他大馬選手有參加的項目如射箭、擊劍、帆船、射擊、游泳和田徑,賽前早已作好志在參與的心理準備,他們能參加奧運會已是最高榮譽。

大馬仍無法贏得史上首枚奧運會金牌,僅靠羽球一哥李宗偉(右)和跳水公主潘德莉拉奪得1銀1銅,但總算追平了1996年亞特大奧運會的最佳成績。

蘋果告宏達電專利侵權ITC‧開審


2012
08.11

蘋果使盡辦法證明三星抄襲iPhone專利技術,現在控告宏達電仿冒同樣的專利技術,要打得宏達電無力重建。

彭博資訊報導,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ITC)8日審理蘋果控告宏達電侵權案。這件訴訟是蘋果打擊Google Android手機成長的一環,蘋果如果得手,宏達電的Android智能手機,包括新產品HTC One X與EVO 4G LTE都不能輸美。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出庭坐鎮。她受訪表示:“我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關鍵的案子,我們很有信心。”

蘋果上次向ITC控告宏達電侵權,贏得ITC一項禁令,造成宏達電部份產品被美國海關扣留審查,當時美國電信業者Sprint Nextel正準備推出宏達電的新機。

麻州市場研究公司IDC分析師史托費加表示:“宏達電一直極力重振之際,碰到種種阻難。宏達電想成為世界品牌,不一定要當頂尖品牌,但非常有競爭力,然後就有蘋果與三星來夾擊。”

報導說,蘋果聲稱宏達電抄襲iPhone獨一無二的要素,包括熒幕到達顯示器盡頭時文件、影像或網站會跳回的技術,以及一項scrolling(捲動)和pinch-to-zoom(雙指縮放)操作技術。

沙巴皇委會成立‧納吉:半年完成調查非法移民


2012
08.11

(沙巴‧亞庇11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宣佈成立一個以前東馬大法官丹斯里沈立強為首的皇家調查委員會,以調查沙巴州非法移民、非法移民獲得大馬身份證及沙巴人口暴增問題。

該皇委會需在接獲委任狀後的6個月時間完成調查任務,而有關皇委會報告將提呈予國家元首。

納吉今午在沙巴州巫統總部與沙巴州國陣成員黨舉行會議後,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國家元首已同意政府在1950年皇委會法令下,設立一個皇委會以調查沙巴州非法移民問題。

他表示,該皇委會的另4名成員為沙巴大學前校長拿瞥卡瑪魯查曼安本教授、沙巴州前律政師拿督賀曼魯賓、大馬防範罪案基金副主席兼前吉隆坡警區主任拿督陳沛武及前沙巴州秘書拿督慕斯達華。

納吉(左)抵達亞庇國際機場時,受到慕沙阿曼夫婦的迎迓。

宗偉在療奧運傷‧明年與妙珠結婚


2012
08.11

(吉隆坡10日訊)大馬羽球一哥李宗偉在失意倫敦奧運羽賽男單決賽後,目前依然處於在“心酸”的療傷期,不過他昨日終於初步透露與女友黃妙珠結婚的日期是安排在明年,因為結婚是人生大事,有很多東西要做好準備。

李宗偉昨日在接受Astro AEC的專訪時,證實與黃妙珠結婚是安排在明年,不過由於結婚是人生大事,要做準備的東西也很多,所以尚無法确定婚期。

他也解釋自己在從倫敦奧運回返吉隆坡國際機場時,回答媒體是不是跟黃妙珠結婚的詢問時,以一句“應該是!”,主要是當時都在回答奧運的課題,所以突然間媒體殺出這一問題,令他有點措手不及,這是自然的反應。

他透露,他與黃妙珠分手後,依然保持聯繫,過去談戀愛時也有吵架,雙方都在檢討自己。

“我一直忙於比賽,不過當妙珠退役當教練後,情況就好了一點。”

他說:“就當今年全英賽受傷後,妙珠來醫院探望我,我們兩人又慢慢舊情復熾重新走回在一起。”

敦奧多虧有妙珠相陪

他表示,多虧妙珠有去倫敦陪他,也使他在備戰期間,可以多安心一點。

“不然,我們一直呆在酒店房間裡,肯定會很無聊,也有與妙珠、母親及古健傑出去走街,才讓備戰奧運的煎熬日子好過一點。”

談及婚後要生幾個孩子的計劃時,他說:“我希望生一男一女,最好是男的,不過妙珠又說我重男輕女,而媽媽又嫌兩個太少,所以就三個吧。”

他表示,他想在有了孩子後,也希望能讓媽媽照顧,畢竟自己人撫養比較好。

由於李宗偉與黃妙珠是大馬羽壇的金童玉女,兩人所生的孩子自然也受人注目,是否會栽培孩打羽球時,宗偉就般出妙珠的決定,“妙珠說就讓孩子自己自由做決定。”

他說,家裡的事就由妙珠做主,男人的角色就是出外賺錢養家。

奧運後心情依然心酸

雖然倫敦奧運羽賽決賽已過了數天,但是李宗偉表示,他依然很心酸,但是即使是心酸也要去面對。

“雖然很多人說我輸了一枚金牌,但是卻贏了全世界的心。不過,金牌始終只有一枚,心裡難免難過,希望接下來能慢慢治癒心酸的感覺。”

他也透露為何他在敦奧頒獎禮升旗時痛哭流淚的原因,主要是升旗禮時,聽到的是中國的國歌,而不是大馬國歌,有愧於很多從國內趕來支持他的部長夫人團、球迷和干爹等等,大家都對他期待很大,自己卻無法實現奪金的目標,感覺自己對不起大家,所以就流下傷心淚。

他說,很多人拿這場奧運決賽是否比去年世錦賽決賽更精彩時,他認為他與林丹都打得很平靜,珍惜每一分。

“我自己也沒想到能闖進決賽,特別是首場比賽,自己完全失去比賽的感覺,因此晉半決賽和決賽,是沒有想到的。”

他也透露:“我在奧運羽賽男單決賽後,也有會見特地趕來支持他的首相夫人羅斯瑪,在決賽落敗後安慰我,當晚也與羅斯瑪及其他部長夫人用餐。”

永波上場指導沒影響

對於中國羽隊總教練李永波在男單決賽上場親自與夏煊澤坐鎮指導林丹,主要用意是心理戰術,志在向李宗偉施壓。

李宗偉對此事回答說:“雖然我對李永波親自坐在場外指導林丹,感到有點奇怪,不過,無所謂,李永波並沒有對我產生任何影響,我依然只是專注在場上的比賽。”

他表示,自己在倫敦奧運羽賽男單決賽中,屢次得分後吶喊,主要是自己要求很高,發泄一下所面對的壓力,同時也激勵自己。

“我在巴斯大學僅有兩個星期的真正訓練,跳起來殺球落地時,右腳踝依然感到疼痛,但是我在賽前不敢講出來,隱瞞腳痛,避免讓敵對球員專攻我的腳踝傷弱點。”

為明志辱罵向林丹道歉

談及自己未來的羽球生涯計劃,宗偉重申自己只計劃再多打年,屆時才檢視那時的狀態。

“而且,也要看國家和大馬羽總是否需要我的效力,目前要斷定是否參加2016年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依然是很遙遠的事。”

另一方面,李宗偉也因為黃明志寫歌辱罵林丹,公開向林丹和中國球迷道歉,他表示自己不懂這一首歌的視頻。

李宗偉(中)證實明年將迎聚女友黃妙珠(左),右為李宗偉的媽媽許金水。

工地泥土再循環‧新加坡用“新生土”填海


2012
08.11

(新加坡11日訊)讓新加坡人引以為傲的新生水協助新加坡克服了水源不足的局限,其實新加坡還有另一個較不為人知的再循環材料“新生土",即建築工地每天挖掘出來的泥土,它們經過處理後可作為填海之用,成為實用的建築資源。

國家發展部長許文遠昨天在“屋事"部落格中發表文章,談當局如何善用工地挖掘出來的泥土,賦予這些廢置的建築材料新生命。

去年挖出850萬立方米

根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導,新加坡近年來大興土木,展開多項基礎設施和發展項目的建設,去年為興建底層停車場、商店、汽車隧道及地鐵隧道等工程,總共挖掘出850萬立方米的泥土等物料,可填滿多達3400個奧林匹克游泳池。

這些建築材料主要包括質地較好的泥土及較鬆軟的泥土,不同施工地點及採用的挖掘技術會產生不同的泥土。

許文遠指出,隨著新加坡展開許多基礎設施和發展項目的建設,建築業產生了大量的軟土及具實用價值的好泥土,後者部份可直接重用在建築工程上。

至於其他包括軟土在內的物料,經過妥善處理後,可用作填海用途。

新加坡早在約11年前就開始使用這個方法填海。目前,由私人建築承包商挖掘出來的泥土會運送到位於樟宜的收集處(Changi Staging Ground),然後由平底船運往德光島的填海地段。

許文遠說:“大多數國家會把挖掘出來的泥土直接倒在陸地上,這不但佔用寶貴空間,也有礙觀瞻。新加坡有更好的處理方法,把挖掘出來的廢置軟土和實用的泥土轉化為新的土地,這可謂是`新生土’。"